当前位置:主页 > 9肖计算公式 > 让兴趣更有趣

让兴趣更有趣

文章作者:admin / 发表时间:2020-07-20 / 点击:

  泉奈多了解斑呀,他是斑的兄弟中陪了他最久的人,秉性又最是敏锐,就他哥和千手家那个不开窍的木头在战场上黏黏糊糊的气氛,他怕不是瞎了才能看不出来哥哥已经对那个木头动了真心。

  可看出来归看出来,他又能怎么办呢?他了解哥哥,哥哥的决定是不会为外力轻易动摇的,何况他也是一个宇智波,他知道一个宇智波动了真心以后会是何等的坚定和不可转移,也知道宇智波有多难将一个人放入心中。这有可能就是哥哥一生仅一次的动心了,如果联盟能成,他倒也不介意叫千手柱间一声哥夫或者嫂子。

  泉奈多了解斑呀,他是斑的兄弟中陪了他最久的人,秉性又最是敏锐,就他哥和千手家那个不开窍的木头在战场上黏黏糊糊的气氛,他怕不是瞎了才能看不出来哥哥已经对那个木头动了真心。

  可看出来归看出来,他又能怎么办呢?他了解哥哥,哥哥的决定是不会为外力轻易动摇的,何况他也是一个宇智波,他知道一个宇智波动了真心以后会是何等的坚定和不可转移,也知道宇智波有多难将一个人放入心中。这有可能就是哥哥一生仅一次的动心了,如果联盟能成,他倒也不介意叫千手柱间一声哥夫或者嫂子。

  可是后来发生了太多事,他自己伤在扉间的飞雷神斩下,不得已将眼睛换给哥哥,然后丢下哥哥一个人面对失去弟弟的悲痛,再后来,就是哥哥败在千手柱间手下,宇智波以战败者的身份结盟,短见的族人们未曾察觉到和平下潜藏的危机,黑绝又趁机挑拨,最后让哥哥对木叶彻底失望,离开木叶,走上了无限月读的道路。

  这些已经让他对千手柱间不再怀有什么好感,最让他无法接受的是,终结谷之战中发生的事。哥哥是那么美好那么善良的人,千手柱间!他怎么敢!

  既然能重回现世,泉奈发誓他再不会让千手家的那个混账木头有机会再和哥哥有什么私下接触,不是说做朋友,做兄弟,做天启吗?

  就算知道哥哥对千手柱间仍然没有忘怀,他也想试着拦一拦哥哥,不然谁知道万一哥哥的道路再次与千手柱间相悖,那个家伙会不会再来一次“杀妻证道”?

  斑一向宠爱泉奈,两兄弟房间都是互通的,只是装了一扇拉门,要见面开门就行,千手柱间来的时候泉奈还没睡,就悄悄把拉门拉开了一点偷听,斑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纵容了弟弟的小动作,还给他放了点查克拉做遮掩,千手柱间又是兴冲冲来的,没特意开感知,更觉察不出问题。

  所以当泉奈拉开门对着千手柱间的脸就是一发豪火球的时候,千手柱间整个人都是蒙圈的,但他好歹是战场中走下来的千手家家主,下意识就是先以一个木遁木锭壁保护自己,然后才茫然的叫了一声:“泉奈?”

  泉奈冷哼一声,抽出腰间佩戴着的太刀就往千手柱间脸上砍去。他刀术凌厉而丝毫没留情面,毕竟是曾经在战场上与千手扉间匹敌的人物,千手柱间也没办法待着不动任他砍,只好一边往门外退一边向自己的挚友递去求助的眼神,然而宇智波家的家主只是微笑着看着他们打,丝毫没有出手的打算,千手柱间又不敢真的对泉奈出什么大招,又搞不明白泉奈到底为什么发火,只好不断闪避的同时放几个木锭壁阻挡一下泉奈的攻击,一时间打的非常憋屈。

  这里的动静毕竟太大了一点,其他几个宇智波又不是聋子,当然都能察觉到,带土从神威空间里钻出来,站在斑身边,他很明显才从床上爬起来,声音还带着初醒的沙哑:“老头子,这是怎么回事?”

  带土满不在乎的把袍子的领子往上拉了拉,“啧”了一声:“老头子你就是麻烦。”

  这时候,鼬和止水已经一起赶到,佐助住的离斑这里最远,稍慢一点,几个宇智波都带着一点起床气,看着千手柱间的眼神不太友善,带土更是表情嫌弃的说:“老头子,你弟弟和你的老♂朋友打起来了,你不劝劝架?”

  斑没理他,专注地看着自己的弟弟,估量着他现在的水平。泉奈的刀法以轻灵敏捷为主,又因为极高的速度带来了充沛的力量,辅以写轮眼的观察力和他精妙的火遁,即使他查克拉量少也杀伤力很大,泉奈在黄泉呆了这么多年,水平倒是半分没降,刀术还隐约更有精进。

  泉奈握着刀的手停了一瞬,不甘不愿的将刀插进刀鞘,足尖一点,像一只矫健的鹞鹰一样掠回兄长身侧,在哥哥面前低下头,他的声音带着委屈:“哥哥......”

  带土懒得看他两兄弟情深,他将目光转向千手柱间:“请问木叶的初代目为什么会出现在东苑呢?”

  柱间有点尴尬的整理了一下由于刚刚的打斗而略微有些散乱的衣服,身上仿佛散发出了消沉的黑气:“我就是想找斑聊一下天QAQ。”

  泉奈已经整理好了心情,他冷笑着说:“初代目大人如果有公事自然可以明天说,如果是私事,”他意味深长的停了一下,毫不客气的说,“我想不到我的尼桑还与您有什么私事可谈。”

  泉奈无可奈何的叹息一声,后退到斑的身后,不再说话了。斑对千手柱间点点头,客气而不失疏离地说:“初代目火影,时候的确不早了,你还是请回吧。”

  “斑QAQ”千手柱间还想消沉,斑却已经拉着自家弟弟准备回房间了,压根儿没理他,其他几位宇智波更不会管这种事。毕竟已经很晚了,他们也是要睡觉的,于是纷纷以自己的方式离开,佐助离开时还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

  止鼬来是怕朱迪被泉奈奈和斑爷打死,带土来看斑爷笑话,至于佐助......他跟着鼬来的,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来干啥......

  他当年死遁离开木叶后游历各国,在这个过程中学了很多东西,因为偶尔会和贵族们打交道,贵族喜欢的东西他也学了不少,本来还在宇智波的时候,他就学了不少应对贵族的礼仪与手段,学起这些来自然更加轻松,此时一切平息,他也愿意抽出空闲为自己与挚友泡上一壶茶。

  感觉到熟悉的查克拉,他头也不抬的将水注入茶壶,然后扬声问:“柱间?怎么不进来?”

  拉门被拉开,一身黄绿配色族服的千手柱间走了进来。宇智波斑看着他身上那诡异的配色,十分嫌弃的皱起眉,不过那好歹是人家族服,他就算再嫌弃也不好说三道四,只能尽量去盯柱间的脸。...

  他当年死遁离开木叶后游历各国,在这个过程中学了很多东西,因为偶尔会和贵族们打交道,贵族喜欢的东西他也学了不少,本来还在宇智波的时候,他就学了不少应对贵族的礼仪与手段,学起这些来自然更加轻松,此时一切平息,他也愿意抽出空闲为自己与挚友泡上一壶茶。

  感觉到熟悉的查克拉,他头也不抬的将水注入茶壶,然后扬声问:“柱间?怎么不进来?”

  拉门被拉开,一身黄绿配色族服的千手柱间走了进来。宇智波斑看着他身上那诡异的配色,十分嫌弃的皱起眉,不过那好歹是人家族服,他就算再嫌弃也不好说三道四,只能尽量去盯柱间的脸。

  千手柱间的脸上是他熟悉的爽朗微笑,他大大咧咧的坐到斑的身边,接过斑递过来的茶,笑着说:“感觉好久没见了啊,斑。”

  外表年轻的宇智波家的老祖宗微微一顿,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绯色唇角逸出一丝若有似无的叹息:“是啊,好久不见了,柱间。”

  这半个多月以来,他们纵然身处两地,却也能知道对方心中肯定不好受。对于斑,他为之奋斗终生的理想目标最终被证实只是梦幻泡影,他所追寻的和平从一开始就不存在,而对于柱间,这半个月的木叶生活已经足够让他意识到如今的木叶光鲜外表下深埋的黑暗,意识到当年终结谷之战中被一刀捅心的斑为什么说出本末倒置的判定。如今,他们前方的道路迷茫难测,只有彼此手中的灯能够照见方寸之地,所以才有了这次会面。

  他们俩在各自的道路上已经踽踽独行太久了,如今,奇迹让他们再度走到一起,共行一段或长或短的路。

  千手柱间凝视着自己的挚友与天启的眼睛。那双曾经震慑四方的眼睛此时还是纯正的墨色,漆黑幽寂有若寒潭。他曾经无数次的凝视那双眼睛,在战场上,在血与火中,在刀锋与忍术构造出的人间地狱里,但他很少能够在这样柔和的气氛中注视自己的挚友与天启。

  没有人知道那一瞬间千手柱间的心中涌上了多少感情,但他最后还是义无反顾的发问:“Madara,”他沉默了片刻,“你......是寻找到了新的道路吗?”

  斑没有看他,也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他注视着一旁的火炉下跃动的火苗,语气平静的开口:“柱间,你知道千手扉间让你们都过来......是什么意思吧。”

  斑嗤笑一声,带着点嘲讽地道:“柱间,这话你自己信吗?”他探过身亲昵的点了点柱间的眉心,柱间只是专注的看着他,一动没动:“你不知道,我看见你穿着千手族服的那一刻有多高兴,柱间。”

  “是,我猜到了,”斑收回手,意料之中的没有受到阻拦,“你能如此大度,不代表其他人也能,柱间。你的兄弟都不能理解你,何况其他人呢?”

  他对面的人注视着他,似乎完全没有因为他的话而动摇,目光依然温润而蕴含着无可撼动的力量,这让他感到了一点挫败,不过随之而来的是更加汹涌澎湃的斗志。他继续说了下去:“怎么样,柱间,现在的木叶,还让你满意吗?”

  那双深黑的眼眸中终于浮上了一抹痛色,不过转瞬即逝。木叶的初代目诚实的摇了摇头:“我错了,斑,你说的没错,木叶...的确本末倒置了。”

  斑注意到了柱间眼中的痛苦,心里一软,突然失去了逼问的兴致。他这又是何苦呢?这对于柱间而言并不公平,自己心里那一点念想是他自己掐灭的,从头到尾,柱间都茫然不知。

  斑叹了口气,语气不自觉的柔和下来:“不是你的错,柱间,是你的后继者没有你那样宽宏博大的胸怀,以至于越走越偏。”

  千手柱间仍然摇了摇头,他的目光坚定,如同燃烧着熊熊的火焰:“不,斑,”他望着自己的天启,似乎从他身上汲取到了某种力量以完整的将自己的话说完:“从终结谷的那一战开始,木叶的道路,我的道路,就已经走偏了。”

  终结谷一战,实际上透露出的是一个很不好的讯号,即为了村子什么都可以牺牲,这和建村时的初衷可以说是南辕北辙的。柱间不否认,自己的行为可能真的给后人留下了一个不怎么美好的范例,而这种观念竟然也一直流传下来,成为村子黑暗的一部分,可以说,宇智波一族的覆灭,和他留下来的这种思想也脱不开干系。

  他握住天启放在小桌边缘那一只白皙细瘦的手腕,目光诚恳地对上那双已经变成浅紫色的眼睛:“斑,帮帮我吧?作为我的天启重新指引我吧?”

  另一头,宇智波家的气氛倒是很不错。带土斜倚在面前的小桌子上拈着红豆糕吃的正香,鼬和佐助坐在一块儿聊着天,止水坐在鼬的旁边,微笑着看着他们,上首的斑曲起手肘懒洋洋的支着头,眉目间锋利的神采难得完全的柔和下来,露出了平素只在弟弟面前展现的温柔。

  泉奈进来时就看见这一屋子的大大小小不太规矩的坐姿,不由得笑了起来,他走到自家哥哥身边,坐下来轻声问道:“哥哥今天感觉如何?”

  另一头,宇智波家的气氛倒是很不错。带土斜倚在面前的小桌子上拈着红豆糕吃的正香,鼬和佐助坐在一块儿聊着天,止水坐在鼬的旁边,微笑着看着他们,上首的斑曲起手肘懒洋洋的支着头,眉目间锋利的神采难得完全的柔和下来,露出了平素只在弟弟面前展现的温柔。

  泉奈进来时就看见这一屋子的大大小小不太规矩的坐姿,不由得笑了起来,他走到自家哥哥身边,坐下来轻声问道:“哥哥今天感觉如何?”

  斑叹了口气,揉了揉自家弟弟的头,目光平静的问:“你既然知道,何必问呢?”

  泉奈伸手去抓斑的手腕,被斑巧妙地躲开了,他反手按着泉奈的手腕,轻声的叫了一声弟弟的名字:“泉奈......”

  泉奈有些压抑不住自己的情绪,但面前毕竟是他一直以来敬重爱戴的哥哥,他只能尽量平和下自己的语气:“哥哥,你明知道千手柱间可以......你为什么......”

  泉奈冷静了一会,意识到此时的确不是一个适合逼问哥哥的时间,他缓缓地吐出一口长气,说:“那哥哥要答应一会儿把你的想法都告诉我,不然我们就在族会上好好讨论一下你的问题。”

  泉奈知道哥哥一向一诺千金,就放过了这个问题,膝行往后退了一步,跪坐在自家哥哥身后。当年他们还是宇智波的族长与副族长的时候,是泉奈——也只是泉奈,能够坐在他的身后,而自泉奈走后,这些年来开族会的时候,再也没有人能坐在他的后面了。

  由于刚刚某位老祖宗和二祖宗似乎闹了点不愉快,几个聊着天的人表情都严肃起来,只有带土还在优哉游哉地吃着红豆糕。他有老头子的记忆,又受过他的教导,可以说是这几个辈分小的宇智波中最了解斑的人,凭着老头子对自己弟弟的宠爱,他不信这两位之间真的会出什么问题。

  果不其然,上面两位的气氛很快和缓下来,二祖宗后退了一步到老祖宗身后,如果在场有战国时期地位较高的宇智波,在此时就应该能明白宇智波家即将迎来一次较为正式的会议,至于在场的几位,别说战国了,就算还在宇智波的时候他们也不够资格列席族会,宇智波还在的时候鼬和止水倒是经常能旁听族会,但因为年纪小没有发言权,带土和佐助更不用说了。不过带土毕竟有着斑的记忆,见泉奈退后心里就已经明了,抹了一把唇边的点心碎屑,直起身来。

  斑屈指敲了敲面前小桌子的桌面,所有人顿时一起望过来。他沉默了一下,慢慢地说:“先讨论一下木叶的问题,鼬和止水,你们是想回木叶的,对吧?”

  他没有问带土和佐助,带土这些年的筹划对木叶造成了太大的伤害,而木叶曾经因为权力斗争间接导致水门班分崩离析的事也让他不能忘怀,现在带土深怀愧疚的波风水门和漩涡玖辛奈复活返回木叶,卡卡西也在那里,他就更不可能回去了。他回到木叶,必然会受到审判,波风水门、玖辛奈和卡卡西又不可能看着他死,到时候只会让两方都进退两难。至于佐助,木叶灭门宇智波,佐助又杀了团藏,闯了五影会谈,抓过八尾人柱力,仇怨纠葛早就理不清楚了,再说,佐助恨木叶,从未有一天遗忘,他更不可能想回木叶。

  鼬和止水不同,他们如果想回木叶,完全没有问题。鼬的叛逃是木叶高层下的命令,身份可以洗白,止水走得早,履历也可以说是清清白白毫无污点,他们俩又是亲木叶的,如果这两位想回木叶,木叶绝不会阻拦。

  止水和鼬对视一眼,止水很谨慎的率先发问:“请问斑大人......您如今到底站在哪一边?!”

  这是木叶的“瞬身止水”对于当年与初代目一起建村的宇智波一族族长的询问,而不是宇智波止水应该对目前宇智波家的大家长宇智波斑说的话。泉奈皱起眉,然而斑却没有发火,他饶有兴致的用手撑着头,想了想后说:“目前为止,我和木叶站在一边。”

  斑笑着,眼里却殊无笑意,他本来就是战国的血与火中淬炼出的一把最锋利的剑,在过早失去了剑鞘后又被百般打磨压制,最终浴火重生,锋芒更胜往昔,此时不带笑意笑起来的时候,眉宇间的锋锐之气简直再不能掩盖,庞大而阴冷的查克拉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让人忍不住胆战心惊。

  斑和带土潜伏这么多年,木叶的黑料握了一把又一把,在斑和泉奈这样善于操控人心的人手里,配合大名不满木叶的现状,就算如今六代火影都活着,也不是不可能动摇木叶的根基。他愿意暂时站在木叶一边,不对木叶出手,给了火影们很大的运作空间,如果处理得好,让木叶的地位更加稳固也未可知。

  斑嗤笑一声,收回了查克拉,恢复成懒洋洋的表情。他说:“你们既然想回木叶,就干脆跟着柱间他们回去吧,只是记住,”斑抬起眼,露出了那双曾经威震天下的眼睛,“记住,你们姓宇智波,如果木叶愧对你们,宇智波随时欢迎你们回来。”

  谈这件事让气氛有点僵硬。泉奈见状,在斑身后扯了一下他的袖子,小声提醒他:“哥哥。”

  斑扭头对他笑了笑,然后转回头,轮回眼状似不经意的扫过带土和佐助。被扫过的两人同时微微一僵,带土脸色倒还比较平静,佐助却有点压抑不住自己惊愕的神色,但他很快平复了情绪,然后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身边的尼桑。

  鼬看着这一幕,心知这几位恐怕在幻术中交流了什么,但他刚刚才表达出忠于木叶的态度,这个时候当然不好当着斑的面问自家欧豆豆,就暂且将这件事按下不提。

  斑换了一个比较随意的坐姿,看了泉奈一眼,泉奈膝行上前来,坐在哥哥的身边,他一向是哥哥与族人之间的纽带,这时候也不例外。他笑吟吟的对鼬说:“就算回了木叶,也可以多回来看看,我们和木叶短时间内不会有太过激烈的冲突,我和哥哥也会尽力避开与木叶为敌。”

  他顿了顿,意味深长的说:“毕竟现在木叶的高端战力几乎和我们这边平齐啊。”

  一边低垂着眼帘的斑这时抬起眼来,扫了一眼带土,说:“带土,你以前答应过我什么?怎么,怯了?”

  斑露出一个莫名讥嘲的笑容,不再抓着这个问题不放,他看了看泉奈,泉奈会意,和他一起站起来,笑道:“你们自己聊聊吧,斑哥和我就先走了。”

  主要关于晓的。涉及六件套以及各种乱七八糟的cp【有时候可能会混乱邪恶。】

  小南拿着一本书,欲言又止的看着两个吵闹在一起的人……自从弥彦死后,长门很久没有笑的这么开心了。

  主要关于晓的。涉及六件套以及各种乱七八糟的cp【有时候可能会混乱邪恶。】

  小南拿着一本书,欲言又止的看着两个吵闹在一起的人……自从弥彦死后,长门很久没有笑的这么开心了。

  小南觉得自己越来越尴尬,一种当了灯泡的感觉“那个……我去做点吃的过来。”

  看着他们无视自己的话,十分开心的吵闹的样子,觉得自己吃了一大把狗粮的小南把书扔到弥彦身上,转身离去……“你们两个相亲相爱一辈子去吧!!”

  “等等……长门!你居然对我有那种感情?!你把佩恩当成什么了!最关键是,你是不是因为这样才阻止我和小南告白的!太不够朋友了!”

  长门努力的把青筋收回去,忍不住吐槽“佩恩是你的替身。我说过,晓的首领只能是你。还有,我没有阻止你和小南告白,不过每次告白都被你自己搞成了打架!最后,你不够朋友还是我不够朋友?你就那么死了,把我们的梦想都丢掉了!最后,自来也老师写的东西,你不许再看!小南你也是。”放清声音对着门外说了最后一句,转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被训了一顿的弥彦不在说话,对他来说,这些东西不可能是真的。不过自来也老师在打什么算盘啊……

  门外听着两人说话的小南,更加坚信书中内容的真实性。在长门提到自己名字的时候,飞快的离去。

  带土完全禁止出村,为了保险起见,水门还在带土身上留下了标记,让带土不能轻易走掉。总算还有琳暂时安抚了泉奈。

  几个月前卡卡西就一直忙着暗部的事情。自己在暗部也就是个挂名,也不知道他有什么可忙的……不,也不是没得忙,大概第一大族就要消失了吧?总要提前准备。

  摸着暗部面具的带土想起几个月前那几个老不死的就看着自己的眼神,嘴角微微勾起。

  对利益的贪婪,对政治的愚昧,对天才的嫉妒,对平民的冷漠,对宇智波的伪善,...

  带土完全禁止出村,为了保险起见,水门还在带土身上留下了标记,让带土不能轻易走掉。总算还有琳暂时安抚了泉奈。

  几个月前卡卡西就一直忙着暗部的事情。自己在暗部也就是个挂名,也不知道他有什么可忙的……不,也不是没得忙,大概第一大族就要消失了吧?总要提前准备。

  摸着暗部面具的带土想起几个月前那几个老不死的就看着自己的眼神,嘴角微微勾起。

  对利益的贪婪,对政治的愚昧,对天才的嫉妒,对平民的冷漠,对宇智波的伪善,这就是初代和二代火影的弟子啊,真是可惜了。

  “呵,也不知道可惜了谁。”带土坐在卡卡西家的窗户上,想起老头子给自己的记忆,有些叹息。

  “宇智波带土?”三代,团藏,长老团都在这,却没有四代火影。带土知道,他们没有说服自己的老师。

  已经把嘴炮修炼到顶级的带土,听着几人说“为了村子”“为了和平”“你不恨宇智波吗?”有些昏昏欲睡。

  所以在带土睡着前,几人把目的说出来了:能对付写轮眼的只有写轮眼,用你的能力,灭掉所有宇智波,并去晓组织作为卧底。

  带土当然同意了,几个月就等这个机会。毕竟自己不能和老师,卡卡西打架,不然琳不会放过自己的。

  长老团平时不怎么样,关于利益的问题下手还是很快的。不过几天就被告知,可以行动了。

  带土也无所谓这些,能快点他还高兴呢,干脆利落的走进了结界,顺手又加了一层幻术的结界。

  无视根部的“尸体数目怎么不对?”“写轮眼呢?”“你!居然销毁了写轮眼!”等质问,直接神威离开。

  宇智波带土为了报复杀了整个宇智波家族之类,怎么可能是真的!尤其知道前辈们要做什么之后。

  与此同时 远在沙漠中的带土,听着白绝的废话,像哄孩子似的偶尔点头, 却在听到“波风水门怀孕了啊”彻底僵住。

  想到几个月前随手扔给某个大垃圾的石头…… 带土脚下一滑,彻底被黄沙埋住。

  当然,文中不是上帝视角,所以以为穿越的是原著水门。这样,会给带着系统做任务的人带来很多麻烦。

  当然,文中不是上帝视角,所以以为穿越的是原著水门。这样,会给带着系统做任务的人带来很多麻烦。

  怎么这么多抢沙发的……看了一眼标题,好奇楼主穿成了谁?知道好多内幕的样子。

  大家也看到了这是一个求助帖。以上只是吐槽。楼主承认1楼只有最后一句话有用。

  但是楼主的任务是和四战/斑爷挂钩的,不打四战的话没办法复活斑爷吧。同时楼主还发现有一个穿越者。

  没有,这里只有我自己。事情好像正常一点了……土哥又开始搞月之眼计划了。以及17楼,是一个真路人甲

  楼主你们的任务到底什么?这么坑爹!!!还要复活宇智波斑?收到通知打四战了啊啊啊啊!!

  看着卡卡西给琳扫墓,忍住吐槽的欲望,背对着卡卡西坐在自己还没有拆掉的石碑上。

  ——就算脱离系统,改变剧情,也不被允许我们出现在我们不该出现的地方吗?到底……规则是什么呢?

  就是这样,所以黑绝才会发现老头子埋在哪里,所以十万白绝提前出现,所以系统才会警告大家。

  看着卡卡西给琳扫墓,忍住吐槽的欲望,背对着卡卡西坐在自己还没有拆掉的石碑上。

  ——就算脱离系统,改变剧情,也不被允许我们出现在我们不该出现的地方吗?到底……规则是什么呢?

  就是这样,所以黑绝才会发现老头子埋在哪里,所以十万白绝提前出现,所以系统才会警告大家。

  幸好琳和泉奈在一起,否则贸然出村的话,泉奈会被抹杀吧。还有雨隐村的现状……到现在都没人发现雨隐村的异常。

  这样的话自己的动作要快啊……必须快点找个机会出木叶,在他们发现自己的木遁细胞之前。

  带上面具贤值恢复一些的带土,稍微思考一下就下定了结论。彻彻底底的否决了自己之前想要留下并且把琳带回来的想法。(果然面具是本体)

  “带土?你在想什么?不和琳说说话吗?”卡卡西打断了带土的思考,一脚踩到了‘尾巴’,带土喜闻乐见(bu)的炸毛了……

  “卡卡西!不要假模假样了!对琳见死不救的还不是你!偏偏……偏偏是你!”手中死死的捏住石头,血红色的眼睛的盯着昔日的同伴。

  看着刚刚带土低落,以为是因为琳的关系,安慰一下他而已,毕竟无论怎样,宇智波带土……他永远是我的英雄。

  带土怔了一下,回想起昨天自家老师说的,“希望你说的都是真的。卡卡西,他一直都拿你当英雄。”

  “没什么……卡卡西,我先去火影大人那,暗部你自己先过去吧。”没看对方什么样的表情,直接神威离开。

  “早知道就说去吃饭了。”带土靠在火影楼的墙上,挠挠头有些苦恼找自家老师什么事。“对了!还有这个东西!来自异世的礼物,如果是异世的东西应该没办法分辨吧。正好试试这东西的功效。使用方法好像是……随身佩戴一个月?”

  手中的石头已经被握的温热,形状椭圆,无法掰断。用白眼观察会是一个,被包裹着的形状十分奇怪的石头。

  拿着石头一步步踏进火影楼。这个自己曾经梦想过却不会实现的地方,永远不会……

  原本也是争吵吧,但是在最后才决定。这回老师没死,要争吵更久?怎么做呢……

  ——想起来一点东西,有个叫黑绝的家伙,样子是一摊黑泥,它控制住了我。其他记不清了,但是他让我随身带一块石头,戴满一个月。

  再说一次吧……琳复活了,老师没有死,有了泉奈那个xxx,看到卡卡西过得还行……

  不提背地里带土被带到暗部去“做客”,经常和三代、四代火影见面,还稍微展现过一点实力的话,确实是不了了之。

  ——高层经过几天的讨论,决定宇智波带土加入暗部,由波风水门和旗木卡卡西共同看管,不得离开...

  再说一次吧……琳复活了,老师没有死,有了泉奈那个xxx,看到卡卡西过得还行……

  不提背地里带土被带到暗部去“做客”,经常和三代、四代火影见面,还稍微展现过一点实力的话,确实是不了了之。

  ——高层经过几天的讨论,决定宇智波带土加入暗部,由波风水门和旗木卡卡西共同看管,不得离开暗部和根的监视,更不许私自出村。关于漩涡鸣人只是说下达封口令。

  听着所谓的“安置”,尤其是对小师弟封口令,已经见过黑暗的带土的眼神一暗。

  想着还未发生的未来,想着如地狱般的世界和还有等他回去的琳,带土暗暗决定:这个世界是虚假的,那就由我变成真实吧!

  代替了原本雨隐村的空壳城市在技术宅们的改造下变成了一个五脏俱全,可防御的“乌龟壳”。

  联系完带土的女孩子皱着眉抬头担心的看向黑色长发男人,“不是带土,他的身体真的不见了。我已经通知带土了,带土让白绝去找了,你还是不要出现的好。”

  泉奈低着头死死的抓住护栏,有几分疯狂。完全无视了眼睛的疼痛和两行血泪,不去看女孩不认同的眼神。“琳,我要去找他!都是我...都是我...”

  “泉奈...你开眼了!泉奈...泉奈...带土说了,他绝对不会让你哥哥出事的!你清醒一下!这一切都和你没有关系!你还有我和带土!我们不许你出事!”至死后就没有变化的女孩子慌乱的抱住男人,藏起自己的眼泪。对于重要的伙伴,琳第一次表现出几分强硬。

  “琳...你不要哭了。带土...琳,对不起,让你担心了。这件事应该是黑绝做的...我不会放过它。”感到背后的凉意,泉奈的身体僵住,同时慢慢平静下来。摸着女孩子的头发恢复了以往的随和。

  斑爷没那么早出现,斑已经被复活了,但是规则不允许斑爷出现。黑绝注定失败。

  斑爷没那么早出现,斑已经被复活了,但是规则不允许斑爷出现。黑绝注定失败。

  带土在木叶的第N天,依旧没听到,天塌了,地陷了,通电了(划掉),写轮眼出现一大堆,出现奇怪的人和怪物,那个国都突然消失了的言论,不禁松了口气——顺便感叹系统还算是靠谱。

  而回想一下在木叶的日子:第一天醒来自己告状,第二天被三堂会审,第三天开始接受洗脑。第四天……最后领来一个小男孩告诉我:这是你的搭档?!(鼬:这人绝对不是什么好人,找机会弄死他。)

  搞不懂扉间教出来的徒弟!木叶高手都死了,潜力股全都送走(?)对你们有什么好处?!

  不提这位在木叶村过的【水(shi)深(fen)火(kai)热(xin),中途发展了一下十万白绝,没事混进严重骨科宇智波家逗侄子】的日子。

  黑绝觉得宇智波斑可能疯了:找了一个不靠谱的继承人,更不靠谱的人造人,和一心只想和平的长门。来复活他……

  不对,我要的只有轮回眼,被那家伙带偏了啊。黑绝微微皱眉,手下没停下挖坟的动作。

  不过……还是要由“他”来做啊,必须复活“他”,虽然比计划提前了一点。自己真的等不及了……因陀罗的查克拉转世啊……

  宇智波都是疯子,带土也不可信,尤其他现在居然住在木叶,要赶快联系一下大蛇丸。

  对自己的建议毫不理会。好吧,你厉害,写轮眼是空间能力。不知道为什么,恢复能力又逆天,堪比木遁。可是团藏眼睛亮的要吃了你一样啊!

  张嘴就要红豆糕,要不就是要‘切磋’(揍人),关键谁能打得过你?摸着自己重灾区的眼眶。想着这段时间,卡卡西头上出现一个【十字路口】。

  按下头上的筋,对着吃红豆糕吃的欢快的带土,随口把来意说了出来——跟我去医疗部,我把眼睛还给你!

  “啪……”带土的红豆糕掉了,眼睛瞬间变红,一个火遁砸过去。“大垃圾!你去死吧!我的红豆糕啊!!!”

  那几位一个都不好惹的,好吗?还有一个是千年前的老祖宗?!系统居然在自己不知道(其实是失去记忆做任务)的时候拉他们去提升实力(各种训练)?

  当时带他们走时候只签了不伤害宇智波带土这个人的生命,可不包括其他人!这样还给提升实力……

  好吧……系统。契约中的一条,他们可以作为宇智波带土的员工存在。〔不可毁灭世界为前提,契约为底线,给予最大程度的自由,并且帮助提升实力〕

  那几位一个都不好惹的,好吗?还有一个是千年前的老祖宗?!系统居然在自己不知道(其实是失去记忆做任务)的时候拉他们去提升实力(各种训练)?

  当时带他们走时候只签了不伤害宇智波带土这个人的生命,可不包括其他人!这样还给提升实力……

  好吧……系统。契约中的一条,他们可以作为宇智波带土的员工存在。〔不可毁灭世界为前提,契约为底线,给予最大程度的自由,并且帮助提升实力〕

  不提带土和系统讨价还价的过程。最终的结果是补偿带土一瓶查克拉容量提升剂。

  因为契约者的关系,所有能力者(使用除了查克拉以外的能量),都是由带土吸收的能量转换成大家需要的能量。(简称:带土牌大型能量转换器)

  被带土称为‘不好惹’的几人好奇的开始了构架半成品网络(没有‘卫星’偷其他世界的网络暂用),安置平民(诱拐各种高手,平民),能量互通实验(摆脱贤二),卖安利给贵族(各种策反ing),架空大名,制度完善等等问题。

  带土‘迷茫’的看着波风水门和玖辛奈,问道:“你是……老师?还有师娘?师娘!你没事吧?是我的错,如果我不被黑绝影响就不会失去神智就不会伤了师娘,我怎么会做出那些事啊,QAQ balabalabala……”

  玖辛奈听着带土的声音,将带土搂在怀里,轻声安慰。:“无论是因为什么,我都不怪你。你没有想要水门的命,更没有想要我……和孩子的命。怪的话,也是怪师娘没有认出来你。”

  带土自己清楚落到木叶长老团、暗部之类的地方绝对不会好过,不如选择自己和老师坦白(?),装装委屈也许还可以受到老师的袒护。

  结果说着说着,尤其是差点被自己害死的师母,那么温柔的安慰他,原谅他。突然开始真的委屈了。

  多了几十年记忆不说,女神变成了好哥们,纯纯的初恋一下子死了3个,被斑的弟弟和好哥们一起欺压了好几年,三观碎了补补了碎,为了大垃圾的父亲复活,为了斑复活……(此处省略一万字)原著还被团藏坑的灭族,就算不喜欢,那也是自己的家族啊!又被黑绝直接坑死。

  无视老师杀人的目光,瑟瑟发抖(?)的带土反抱住轻声安慰自己的师娘各种嘤嘤嘤。

  〔带土是个十几岁被斑洗脑的孩子,有了一堆记忆可是心理还是十几岁(记忆一直被抹去心智停留在这一刻)。琳复活了,没有压抑带土的东西了,委屈什么的……应该的吧?〕

  带土放九尾的时候,被系统拽到其他世界做任务。时间停滞,这边的时间只过了0.01秒。

  不停的穿越到各个世界,解决各种玛丽苏拯救世界。报酬,复活一个人?带走任何东西?甚至带走人算不算?仿佛做梦一样的记忆在脑海里闪现——

  能杀人的网球?不科学的篮球?还有一个没事炸人玩的家庭教师?小蝌蚪找爸爸的顽强的升级之路?普通人类也可以战斗的工具……

  带土放九尾的时候,被系统拽到其他世界做任务。时间停滞,这边的时间只过了0.01秒。

  不停的穿越到各个世界,解决各种玛丽苏拯救世界。报酬,复活一个人?带走任何东西?甚至带走人算不算?仿佛做梦一样的记忆在脑海里闪现——

  能杀人的网球?不科学的篮球?还有一个没事炸人玩的家庭教师?小蝌蚪找爸爸的顽强的升级之路?普通人类也可以战斗的工具……

  这些就算了,毕竟有了不少好处留在神威空间【记忆被封的同时,物品被系统隐藏】。

  这记忆里还有一部漫画叫做《火影忍者》?!这部动漫倒是没什么……但和自己知道的【有点】偏差……

  老头子!不就是因为被捅了一下吗?你们相爱相杀扯上我好吗?你也太会搞事情了吧?!

  因为面具人没有控制住九尾,波风水门没有犹豫,选择暂时停止和面具人的战斗,转身向着九尾的战场而去——不能再让很多的人死去了……

  看着眼前的混乱,和老师送命一样的加入战场。忍着再次想要吐血的冲动,带土迅速的选择出最有利的做法。

  ——引开波风水门。利用了神威把鸣人偷过来。从老头子身上学的瞳术用在九尾身上,漩涡一族的封印术,把九尾封印在鸣人身上。最后跑路……

  带土刚抱起孩子却被师母阻止,稍微犹豫了一下,决定提前用虚化,反正还有木遁细胞~

  顺利(?)解决完九尾的带土,因为各种刺激,和老师的对战,空间忍术过度的使用,和九尾对战受伤等等……

  作为实际年龄几十岁嘴炮满级的带土而言,被卡卡西嘴炮同意回木叶简直是脑残极了了。

  事情要从带土晕倒之后在医疗部醒来。因为冲破了系统的‘枷锁’,而解放的几十年的记忆一下子灌到脑子里。

  迷迷糊糊的带土在卡卡西询问的时候提起精神,委屈的说了一通黑绝怎么控制他,影响他,团藏怎么对宇智波不友好,怎么搞事之类的坏话。同时被【划掉】忽悠【划掉】劝说之下,同意回木叶养身体。

  在带土记忆解封的同时,天空中巨大的黑洞出现,一座现代化的城市代替了雨之村,出现在这片土地上。

  城市安稳落地后,黑洞中出现了几个人,其中一人眼睛变成了血红色笼罩了这片城市。【服务器】主机自动出现在中心广场附近的密封的大楼内,看样子是和神威空间内的‘卫星’是配套存在的。几座巨大的高达等很多机械类,农用类产品等出现在研究大楼中。

  ——白兰建立的雷属性城市,外来者、琳、宇智波等,高科技位面的网络主机等,无数的不属于这个位面的东西出现,在一双血红色眼睛和nufufufu的声音下瞬间消失。

  背景:斑和柱间两人曾经相爱过,柱间在‘杀了’斑之后,在病床上写了给斑的情诗。斑无意间发现后,给柱间也写了一首,但那是在柱间死了很久之后。

  背景:斑和柱间两人曾经相爱过,柱间在‘杀了’斑之后,在病床上写了给斑的情诗。斑无意间发现后,给柱间也写了一首,但那是在柱间死了很久之后。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