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六合开奖现场直播 > “该拿多少钱就给多少钱”、考核不合格的解聘……经理人年薪制将

“该拿多少钱就给多少钱”、考核不合格的解聘……经理人年薪制将

文章作者:admin / 发表时间:2020-11-13 / 点击:

  金秋时节召开的十九届五中全会,科学擘画中国未来5年以及15年的发展新蓝图。新目标新要求如同催征号角,激励广大中原儿女奋进新时代、开启新征程。

  即日起,河南商报推出专题报道,宣传中原大地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精神实际行动,多角度聚焦河南发展新步伐,更好地凝聚合力,确保现代化河南建设开好局、起好步。

  今年国庆节前夕,郑州市公共交通集团有限公司揭牌,“公交总公司”的时代一去不返;再往前数月,5月底时,郑州热力集团有限公司,也悄然揭牌……郑州人突然发现,自己打了几十年交道的窗口单位,“一夜之间”改名了。

  11月初的郑州早晚已经很冷,行道树上挂满金黄,冬天眼看就要来了。在这个典型的北方城市,每年的11月15日,是热力开始供暖的日子。

  距离供暖日还剩半个月时间,郑州热力集团有限公司上下进入最紧张的冲刺阶段。而少为人知的是,在今年七八月份这个一年里最热的时候,挂牌“集团”后的郑州热力干了一件热火朝天的大事——计划给郑东新区近1200万平方米用户送温暖的商都路热源厂,于8月25日土建正式开工,此时距离该项目决策“上马”仅1个多月时间。

  改制前,公司的重大项目决策相对简单;改制后,重大项目要上党委会、董事会、经理办公会,还有监事会来监督,环节多了,好推动吗?这也是很多人的疑问:从厂长经理负责制变为公司制法人治理机制,企业一下子能适应不?

  郑州热力集团有限公司企划处处长郭峻晖,向河南商报记者详细回顾了这次重大项目上马背后的决策效率:

  公司党委会——“把方向、管大局、保落实”;董事会——迅速研究决策,将项目列入年度投资计划;监事会——参与决策全过程,对项目风险进行监督评价;经理办公会——立即对任务进行分解落实,确定实施主体。

  这是典型的现代企业运行流程,“大有好处”。郭峻晖对此感受深刻:改制后,各环节职责不同、决策规范、推进高效,风险管控到位,能集中力量办大事。

  今年9月26日,郑州市公共交通集团有限公司正式揭牌。这场改制静悄悄的,并未在郑州市民间掀起多大波澜,但对于规模超过15000人的郑州公交人来说,无疑是一次心理震动。

  干部能上能下,公开平等、择优选聘,将成为该企业干部选用机制的基本特征。可以想见,更多人攥紧拳头铆足劲儿,跃跃欲试,“活力将一下被激发”。

  改制10年的郑州自来水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向河南商报记者展示了一个难得的观察样本:

  早在2009年12月,同样和郑州市民生活息息相关的郑州自来水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由全民所有制企业改建为国有独资的有限责任公司。“减负”成为这场改制的关键词之一。10年之间,职工家属区、办公区“三供一业”实现了改造分离移交;职工家属区暖气、自来水、用电,完成了一户一表改造;公司物业管理,完成了剥离移交……

  “剥离企业办社会职能,是河南近些年国企改革的一大成效。”河南大学经济学院名誉院长、中原经济发展研究院首席专家耿明斋认为,这个变化非常明显,“以往一直没能解决的问题,最近几年加大力度后基本解决了。”

  此外,耿明斋认为,国资和民资的混合所有制改革,已经比较普遍地推开。而“混改”的前提,是国资、民资作为市场主体的对等。通俗来讲,全民所有制企业虽属国企范畴,但不存在股东,只有政府主管机构,这种局面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要求相左,无法适应现代企业发展需要,无从广泛参与市场竞争。

  “已经非改不可了。”郭峻晖坦言,市场经济日益发达的今天,原有的机制体制已经成为郑州热力迈上新平台的限制和束缚了,“外部政策指导我们改,内在动因促使我们改,未来预期引领我们改。”

  比如,在某些重点领域需要对外合作时,旧的工厂制使郑州热力无法以规范的市场主体身份来实施;再比如,在一个新的领域投资时,如果作为集团化企业,往往能够吸引到更好的资本,在市场上也更加游刃有余,但作为工厂制企业,郑州热力却“长袖难舞”。

  “鼓励各个企业大胆试、大胆闯。”10月12日,在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国务院国资委副主任翁杰明介绍《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方案(2020~2022年)》时说。

  “都知道现在就要改,早改比晚改好。”河南省政府国资委一相关人士这样解读当下国企改革的内在动力。

  目前,我省最新的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方案还未正式发布,但事实上,很多国企早已“闻风而动”,不少改革走在了行动方案的前面。

  可以预见的是,新一轮国企改革在“去行政化”方面,仍旧会大刀阔斧、稳步推进。

  在河南省社科院工业经济所产业经济室主任、助理研究员杨梦洁看来,目前在很多国有企业,“政企分开、政资分开”这一原则尚未完全落实。一些国企主要领导层,往往还兼有行政级别;一些国企负责人经常走马换将,任职的不连续性,导致很多决策也容易不可持续,或者将矛盾问题不断累加以至于最后难以解决。

  上述省政府国资委人士透露,目前,省管竞争类企业已经开展“总部机关化、职级行政化”问题专项治理工作,力图从“政府型管理、行政化运作”,向“企业型管理、市场化运作”转变。

  另外,国企的总部机关要进一步“瘦身”,有的企业机关可能要压缩20%~30%的机关人员充实生产一线,使机关小型化,层级扁平化,目前省管竞争类国企已经普遍实施了,其他类型的企业也会逐渐推开。

  “总经理年薪标准为80万元,销售、生产副总经理及总工程师年薪标准为65万元,采购、行政副总经理及财务负责人年薪标准为50万元,年薪按照契约化协议兑现……”在河南能源化工集团有限公司官方网站的“人才需要”板块,这样的招聘信息不胜枚举。

  “即便之前是总经理等领导岗位,也可以重新参加招聘、转换身份,该拿多少钱就给多少钱,当然,考核不合格还要解聘。”省政府国资委一相关人士这样解读职业经理人制度。

  引入“职业经理人制度”,打破铁饭碗,是国企改革的一块硬骨头,也是国企人事体制改革的核心所在。“我省一些新的大型国企,从开始组建就实行职业经理人制度,总裁不进入行政级别,不纳入体制内管理,更加市场化。”耿明斋介绍。

  省政府国资委相关人士表示,国企要进一步提升影响力、竞争力,关键在人,人事体制改革是核心,也最难,同时也是必须要做的。另外还有薪酬制度、分配改革,如何发挥薪酬的激励机制,让能干活的人拿合适的薪酬等,都要真正解决。

  “国企改革走到现在,能改的、相对容易改的都改完了,现在回过头去,怎么把上述这些‘硬骨头’给‘啃下’,最应该关注。”上述相关人士分析。

  河南省社科院工业经济所产业经济室主任、助理研究员杨梦洁认为,当前河南国企改革进入了承前启后的创新发展阶段。

  杨梦洁多次参与国企改革课题研究。他认为,我省国企改革三大“攻坚战”已经收官,为下一步国企改革奠定了坚实基础。

  以剥离企业办社会职能为重点的一年“前哨战”,郑州市共完成50家驻郑央企、27家在郑省属企业、18家市属企业涉及的7.3万户供水、10.36万户供电、12.17万户供热、1.33万户供气、16.2万户物业、9家教育机构、8家医疗机构、5.96万名退休人员分离移交任务。

  以处置千家“僵尸企业”为牛鼻子的一年“总攻战”,郑州市“僵尸企业”处置户数达到34家,按时超额完成省定任务。处置资产总额40.19亿元,处置债务总额73.09亿元,安置职工5000余人,妥善解决了中原制药厂、开普集团、中牟造纸厂等一批困扰我市多年的老大难问题,大量闲置资产得到盘活利用,职工权益得到保障。

  以企业产权、组织、治理“三大结构改革”为重点的一年“扫荡战”,股权多元化和混合所有制改革取得积极进展。郑州银行成功回归A股,成为全国首家A+H股上市城商行;中原环保成为入围国务院国企改革领导小组“双百企业”综合改革行动的全省唯一市级企业。

  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6月,郑州市国资委监管的39户市管企业资产总额10598亿元,比2014年增长了161.4%,资产规模超百亿企业达到13家,千亿企业2家。

  今年以来,新一轮国企改革时间表已经划定。河南商报记者从国家层面、河南省级层面及郑州市级层面,通过采访做了详细梳理与分析。

  今年6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四次会议审议通过《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方案(2020~2022年)》,指出今后3年是国企改革关键阶段,新一轮的国企改革大幕再次拉开。

  10月12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全面介绍《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方案(2020~2022年)》的主要内容。此次三年行动方案被广泛认为要“啃硬骨头”,解决“卡脖子”问题。

  省政府国资委相关人士告诉河南商报记者:“《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方案(2020~2022年)》通过后,我省也在制订方案。目前第一轮起草工作已经结束,正在细化标准,(征求意见后)针对实际情况再修订,最后报省政府批准。到时全省4600多家国有企业将按这个方案来具体实施。”

  郑州市国资委有关人士表示,截至目前,“郑州市国企改革三年行动实施方案”已初步拟定,同时结合进一步优化调整国有经济布局结构、加快推进经营性国有资产集中统一监管等重点工作,起草了相关配套文件,根据市委市政府要求正在加紧细化完善。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涉及有关工作已经启动并加快推进。

  河南大学经济学院名誉院长、中原经济发展研究院首席专家耿明斋分析,根据上述国企改革方向设计,在国企和民企的兼并重组和专业化整合方面没有设置界限。

  另外随着国家体制改革的深化,一些具有公共产品性质的领域,比如重大基础设施建设领域都可以向民营企业、民营资本放开,后者市场范围会进一步拓宽。希望通过这种公平竞争,给民营企业提供更好的生存空间,提升市场化水平。

  耿明斋还提到,国有企业在一些领域竞争不过民营企业,一个重要原因是企业的盈亏、成长和经营者的自身利益没有挂钩。

  他建议,除了更大力度地推动职业经理人制度外,还应该在以股票期权等为代表的激励机制方面,有更多尝试。

  另外,除了极少数垄断性质的、对于全省发展有重大影响作用的一些国企外,大量国有企业都可以取消行政级别,实行更有竞争力的市场化薪酬待遇体系。

  《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方案(2020~2022年)》中提到,要进一步推进国有资本的布局优化和结构调整,推进兼并重组和战略性组合,做到国有资本有进有退。

  河南省政府国资委相关人士认为,我省目前也有相关动作,比如几家国企整合到一家大型集团中,壮大资本运营集团的实力,促进企业创新和发展。

  杨梦洁也建议,应进一步优化产业机构,转变国有企业在煤炭、钢铁等传统产业占比过重,战略性新兴产业占比较少的局面。同时,充分发挥国有企业在技术创新、突破关键核心技术方面的引领作用,加快我省国企发展,培育世界一流企业。



Power by DedeCms